潮童打扮忘形乱舞 旺角大妈为何占领菜街


有种人特别容易惹人讨厌,几乎全世界都看他们不顺眼上月底,油尖旺区议会大比数通过取消西洋菜南街行人专用区的动议,预计三、四个月后就会正式「杀街」有每逢周末假日都在此劲歌热舞一番的人说,一旦杀街,「我哋会死㗎!」网民说他们发癫,还叫他们早死早着他们所思所想、所作所为,你未必认同,谩骂以外,尽管看看他们怎样说 五十九岁的梅妹在西洋菜南街跳舞三年,每晚穿梭六至八档「乐队」跳足四小时,对她而言,西洋菜南街就是耳熟能详的「寄托」说是耳熟能详,全因讲起噪音问题、杀街与否,一众西洋菜南街歌手和观众,定必第一时间说此街是个寄托梅妹是退休人士,平日生活平淡,睡到下午一、两点才起床是闲事,然后就去饮下午茶、逛街、看电视至明晨「冇嘢做咪开着个电视,惯咗系咁嘅生活方式啦!」周末以外见朋友的机会不多,「个个有家庭,照顾老公、老婆、子女,有啲就返工,人人生活环境唔同」梅妹也有自己的家庭,两女已经出身,还为她诞下两孙,但她周末却不享天伦乐,「因为家人都知道我钟意玩,我拜山要早走,食饭都要早走我一定要去西洋菜南街,因为我要支持乐队嘛」 现在视西洋菜南街如命,但十八年前行人专用区刚开放之时,她却从未敢踏足此处,「听到都唔会行呢条街,太多奇装异服嘅人」你说人家奇装异服,网上也有人说一头粉红色头发、穿得性感的你有份群魔乱舞,还要老人扮「潮童」梅妹惊讶道:「我由细至大都系咁着,我冇特登㗎喎,啲衫好平常咋喎,没古古怪怪我钟意戴假发、钟意扮嘢,系玩嘅性质」看梅妹一身潮人打扮,跟一般大妈造型明显不同,她亦否认自己是大妈原来梅妹的母亲在她年幼时,已经开始替她打扮,加上梅妹母亲也是个爱穿露背装、迷你裙、短裤的潮人,梅妹也很自然地习惯装身打扮 衣着打扮反映她热情如火的性格,自信满满的她在西洋菜南街认识的朋友,更是多得数也数不清「有男有女有老有嫩,玩得耐自然识到好多人」她说的「自然」,记者见识过,访问期间有途人在梅妹旁边好奇张望,梅妹突然叫他过来说几句,记者不禁问:「识㗎」梅妹答:「唔识㗎,平常心啰,佢见我好有活力呀!」梅妹性格热情奔放,要识朋友不难,很多朋友都由一个微笑和一句简单问候开始「嚟到就好似一家团聚,系一个大家庭,觉得好开心」乐队和梅妹这种来跳舞自娱的人,每个星期都会自动自觉到西洋菜南街聚首,虽然街道人来人往,但梅妹却觉得特别有亲切感,「呢度啲人冇咁假,全部都系真情流露,唔系用钱买番嚟,系用真性情」或许你会质疑他们的友谊只建基于菜街劲舞,算不上甚么真正朋友,但其实他们每个周末跳完舞,都会去吃火锅或者去餐厅吃饭,先别论交心与否,但至少证明他们在跳舞以外,也有坐下来谈天说地的时间 谈到钱,梅妹很怕被误以为是收钱的大妈「我系香港妈妈嚟㗎!我唔识佢哋㗎,佢有佢开心,我有我开心」即使收到钱,她也会全数给予乐队,帮补仓租容易令人误会的,还有她那大情大性的作风,不论现实或网上,都有不少人认为她有精神问题记者直接问了一句「你觉得自己系咪正常人」她脸上闪过一丝疑惑,答道:「正常!玩系正常㗎嘛,我自细就钟意跳舞唱歌,我喺街度听到歌都会跳舞,啲人咪以为我儍」她常说只要做回自己,开心便可,「我一做回自己就会好忘我,唔知人哋点讲,得罪人都唔知」正因为得罪人也懵然不知,不少年轻一辈慢慢讨厌走进西洋菜南街,对它的噪音厌恶至极记者问过不少途人怎样看杀街一事,得到的答案是「好想杀街,最好即刻杀」、「佢哋越来越过份」等支持杀街的答案梅妹自知声浪太大相当扰民,「咁系好嘈嘅,系好影响嘅,大家要自律啰我哋一玩就唔知出面乜世界,出得嚟玩就预咗啦,唔使钱实俾人闹,政府唔闹咪得,条街又唔系你嘅,系政府嘅,你有权闹我咩」她直言现在也只能见步行步,「杀到嚟都要杀」,
  • 首页
  • 游艇租赁
  • 电话
  • 关于我们